一只叫朔方的鸟

本命莱万,cp戈穆和隆包,追一些挺冷门的美剧,历史,历史同人都挺喜欢的

【沈裴】雪(上)

民国AU,两个逃亡的人

胡言乱语系列,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求不被打【捂脸】



裴纶遇见沈炼那天天空正在下雪,敌军的炮弹从他头顶上飞过,落在他的身后,发出巨大的轰鸣。裴纶被震得脑子发懵,双腿一软,眼看就要摔倒在雪地里。而他的身后,是一只装备精良的日本特战队。

就在这时,裴纶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前方传来,硬生生的把他拽了回来。“快跑!”裴纶恍恍惚惚的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吼,他晃了晃发懵的脑袋,下意识的跟着前面那个身影跑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身后的射击声才渐渐远去,那群日本兵大概是放弃了继续追逐他们。

裴纶忍不住一膝盖跪在的雪地里,他大声的喘着粗气,双腿也止不住的发颤。他已经跑了太久了,他的双腿早已麻木,陷在雪地里,连动一下都很困难。

那个救了裴纶一命的男人此刻并不比裴纶好上太多,那个男人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雪地上,想来也是在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后来,那个男人似乎是休息够了,他从雪地上站起来,把裴纶拖到一颗大树底下靠着。这个时候裴纶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很瘦,侧面像是用刀直直的看下来的一样。这么一看,裴纶到是有些羡慕了,他捏了捏自己圆圆的脸,轻轻的叹了口气。

“诶,谢谢你救了我,我叫裴纶,纶是羽扇纶巾的那个纶,你叫什么啊?”

许是那个男人特别沉默,自从把裴纶拖到大树下之后就呆呆的坐在他旁边一言不发;又或许是裴纶受不了这种气氛,他开始和男人搭话。

男人转过头来看了裴纶一眼,倒是刚好对上了裴纶的眼眸,他有些不自然的转移了视线“沈炼。”之后似乎不再打算从嘴里吐出半个字。

见此情形,裴纶只能忍着尴尬,继续搭话:“你说,那群日本人怎么突然不见了。”

“我们和大部队走散了,他们肯定是继续追大部队了。再说,这冰天雪地的,放炮我们两个身上什么都没有的,他们也觉得我们多半是活不下来的。”沈炼说话的时候已经慢慢地站起了身子,此刻,他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靠在树上的裴纶:“你的脚好了没有,我们要继续走路了,不然,就真的跟那群小日本期望的一样了。”

裴纶扶着树站了起来,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拖得越久,他们生还的几率就越低。所以他点了点头,示意沈炼可以走了。

没想到还没走几步,裴纶就感觉双脚发软,竟是直接冲着前面砸去。好在后面还跟着一个还算有点体力的沈炼,他在裴纶的脑袋就要和地面来上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及时的拉住了裴纶,阻止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也许是因为沈炼觉得他现在的这幅样子还远远达不到能走路的标准,沈炼还是停了下来。他把裴纶平放在草地上,轻轻的为裴纶按摩起了腿。

裴纶这一刻突然觉得人生有些圆满了,毕竟享受别人的按摩这种事情,在裴纶此前的人生当中还没有发生过。不过沈炼此刻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你的腿要是不能好,那我们就要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带着些小心思被插穿的窘迫,裴纶的耳尖有些微微的泛红,他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去,没有再和沈炼说话。

后来,裴纶的脚总算是能走路了,但是他已经有些数不清他和沈炼到底走了多长时间了,他只记得山里的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他和沈炼此时正在休息,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一阵阵的倦意向他袭来,他能够听见沈炼在他的耳边让他别睡,但他是在是太困了,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撑不住了。

最后,在沈炼的声音还没有完全从自己耳边消失之前,裴纶听见自己说:“沈炼,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1

嗯,你德才被淘汰,想想自己要虐麦子我就肝疼,所以第一章小甜饼啦啦啦
我多好
快表扬我

————————以下正文————————
【1】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斜斜的照进房间,映在床上熟睡的人脸上。
这就是马里奥·戈麦斯早上来叫人起床时看见的画面。
他轻笑一声,缓步走到自己爱人身旁,金色的阳光使那人的睫毛看起来亮闪闪的,好看极了。
然后,下一秒,戈麦斯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托马斯·穆勒,起床啦————”
许是这声音太过烦人,床上的人终于睁开了眼
“马里奥你再给我睡会。”那人不满的嘟哝着
戈麦斯轻轻的的叹了口气,凑到穆勒的耳边“不行,托马斯,你忘了今天我们要出去拍写真了吗?”
“没事,不会迟……唔——”还没等穆勒说完,戈麦斯就给了他一个吻。这个吻到是让穆勒清醒了许多。
【2】
终于被戈麦斯从床上叫醒的穆勒现在正坐在餐桌上看着戈麦斯安静的吃早饭。
对,你没有看错穆勒正在安静的吃早饭。
不过此时穆勒的内心是不平静的“我的男朋友为什么这么好看啊啊啊,为什么我看了这么多年还会被他迷到啊啊啊啊,我真是太有眼光了……”
大概是因为穆勒的眼光太过露骨,戈麦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穆勒。
然后,他就看见穆勒犯花痴的傻样,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他是一名模特,几年前他在一次拍摄时遇到了摄影师穆勒,当时的穆勒只是一个小助理。
可是这个小助理莫名其妙的对他的胃口,于是开始约他进行单独拍摄。
不久之后,小助理转正了,在他转正的那一天,戈麦斯和他表白了,之后,穆勒成了戈麦斯的专属摄影师。
而今天,他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
戈麦斯,也准备在这个阳光明媚的的日子里和穆勒表白。
十分钟之后,两个人准时出现在了车旁,准备开始今天的拍摄活动。
而戈麦斯,也准备着自己的求婚仪式。

看完比赛睡不着,先写了发吧

其实最后几分钟一直在想一句话,“即使蝴蝶飞过了沧海,它也已经无力去面对暴风的摧残。”

运气其实从来都不站在你德这边,这场比赛,赢了,叫战胜命运,输了,叫输给运气。

其实这届欧洲杯这么惨,刚好可以去去世界杯的脑残粉

最后希望你德不要再伤了,俱乐部的比赛也快开始了,你仁的爸爸们下赛季加油

阿疼受伤坐在替补席的时候导播切了个镜头,那个表情看得我直接哭了出来

讲真我现在特别希望又黑又硬和葡萄牙打一场,打的头破血流的那种

我大概就是心理不舒服吧

记得上场比赛踢完,大家说TK是那种你无法在他脸上看出这是哪场比赛的球员,垃圾友谊赛,欧冠决赛他都是一个表情

但是80多分钟的时候,TK已经炸了

你知道吗,其实最后几分钟我的内心毫无波动

解说还说7.10号麦子要一个人在家过他的31岁生日了

TMD解说我求你闭嘴可不可以

真的,我……

看完比赛乱发牢骚,就这样吧,拒绝撕逼


如果我变成回忆(脑洞)#试水#

小透明的第一个脑洞,试水来一发,有人要看吗

占tag抱歉

麦子和二娃出了车祸,麦子为了救你娃狗带了。但是麦子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够以灵魂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间,却只能呆在你娃身边。

这边你娃醒过来得知麦子已经狗带的消息悲痛不已,整天沉溺在酒精里,猪受不了你娃这么颓废,问问波有没有什么办法,于是波就给你娃介绍了一个波兰人——莱万。

莱万觉得你娃很可爱,一开始只是不愿意看见你娃这么昏昏沉沉的,然后就每天都来安慰你娃,没想到两人就日久生情了,然后就恋爱了,然后就要结婚了。

麦子全程观看你娃恋爱史,然后在你娃结婚那天身体慢慢变得透明,消失了。

于是戈穆BE,莱穆顺利HE

顺带攒RP,小破德要是进了决赛就写戈穆HE的番外